Insert title here
左侧导航栏
  • 论坛声明:本帖由网友上传,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转帖请注明作者及出处。

原创 闲言碎语腊八粥

  • 巫昌友
  • 等级:木质
  • 经验值:127
  • 积分:0
  • 0
  • 11952
  • 2017-01-10 09:43:49
腊月,四川话又称之为lia月,意思是日子一lia一lia的,一下就Iia到了年关。
   年关是一个不好lia的字眼,经常是年未到,庄稼人就要绞尽脑汁把一年欠下的债务逐一进行了结,不让债主上门,不带着债务过春节是庄稼人最为纯朴的原望。
   腊梅逸香,寒意渐浓,腊月终结了十二个月份的轮回,古人曾云“腊者,接也”,有新旧交替,冬去春来的寓意!
 (几十年后人们不再为一碗腊八粥发愁)
   劳累了一年,不管日子怎样衰摆,庄户人家都要围桌在一起,体面的喝上一碗滚烫的腊八粥,毕恭毕敬的给灶王夜献上三柱香,日子无论苦与甜都要倔强的生活下去。
   落魂桥是玉成乡为数不多的〞山区〝,沟壑纵横,清溪环绕,不大的地方三沟、四桥、十八坡有玉成〞夹皮沟〝之称。
   由于水田面积少,人们利用边坡,山顶的地种植花生,高梁,玉米,巴山,红豆,绿豆,南瓜,葫豆等作物,施农家肥,浇山泉水,独特的地理位置,传统的种植方法收获了颗粒饱满的果实,味道好,有营养名噪一方。
   印象中,落魂桥曾经是玉成桥最为贫穷的村落,由于山高水底,道路不通的制约,村里土墙草房密步,单身汉成群,体强力壮的男人选择背井离乡到外地干苦力补贴家用。
   有生意头脑的男人翻山越岭,行走上百里崎岖山路,把花生和葫豆挑到鹞子坝卖一个好价钱发了家。
    只有那些窝在家里的青壮男人穷得叮当响,反而无事可干,迷上了牌桌子,成了单身汉。
   乡人巫昌友曾经慨叹过,梧桐沟的单身汉都倒在了穷困潦倒的乡亲路上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变化中的梧桐沟)
     腊月是辞旧迎新的月份,能喝上一碗可口的腊八粥,滚滚烫烫的度过岁末成了梧桐沟人最简单的愿望。
   腊月,lia月,回首一年lia脱的日子,一碗腊八粥成了庄稼人最好的慰藉,从地图上看梧桐沟上三里,下四里,契合了一个大大的7字,村民说肖公河就是一根巨大的绾子索挂起了梧桐沟这块老腊肉。
   腊,从“肉”旁,古人用肉“冬祭”,难道梧桐沟真的lia脱到嘴的肥肉成了名符其实的〞夹皮沟〝?
   二十几年来,乡亲们都认为应该给张二娃立个碑,或者是把张二娃载入梧桐沟的史册。
   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,土生土长的张二娃凭借自己的一双手下田捉黄蟮,下河摸鱼虾,下塘逮青蛙,上山抓耗子硬生生的把几个成都下来的女娃娃养得眉开眼笑,上演了一幕现实版的城里大学生爱上了农村娃的〝样板戏〝,成为了村里单身汉最生动的活教册。
   老人们说,当年梧桐沟颗粒无收,麦粒还在麦田里就被饥饿的人们偷吃光了。到梧桐沟锻炼了一年的知青妹妹对张二娃说,很想在腊八那天喝上一碗腊八粥。
   在饥慌年月,要喝一碗腊八粥确实是一个天大的难题,不过喜欢动脑筋的张二娃却做到了。
   原来,张二娃在保管室附近发现了一个浅浅的耗子洞,他不动声色,每天晚上用细铁丝把耗子从保管室里搬来的花生,核桃,大豆一点一点收入囊中。耗子不停的偷,张二娃不停的挪,一周下来,张二娃紧锁的眉头,舒展开来。
   不久,一锅热气腾腾香喷喷的腊八粥端到了女知青的面前,淳朴的农村青年勾走了女知青的魂,留住了女知青的心。
   后来,随着女知青返回城里,张二娃也得道升天成为了村里最早进城的人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梧桐沟夜色)
     以后村里人到成都做事,务工都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,梧桐沟也在不声不响中改变了自己的容颜。
    一碗腊八粥引来了一只金凤凰,成就了一段佳话,至今想起,人们仍然羡慕张二娃当年走了狗屎运连耗子都要帮助他。
   物质贫乏的年代,果实饱满品相好的花生,人们舍不得吃,都要挑到鹞子坝换白生生的大米。只有那些生了虫的,瘪的,留下来煮腊八粥吃!
   每逄腊八节是孩子们最开心的事情,女人们会把九里埂花生,梧桐沟核桃,吊脚楼梗米,苏家沟葫豆,黄家厂红豆混合在一起,掺一大铁锅水,盖上木盖子,用小火熬制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冬日梧桐沟)
      小孩子们围着灶头磨拳擦掌,其实馋虫早就在肚子里闹腾得不亦乐乎,一边往灶里添柴,一边接开锅盖偷捞浮起来的核桃和花生,尽管热浪滚滚,一双小手还是〞火中取栗〝大功告成,不过这样的举动非常危险不是被烫伤就是被母亲揪着耳朵训斥一顿,在女人们看来,偷吃锅里的东西是对灶王爷的大不敬会遭报应的。
   经过半小时的煨煮,一锅香中带甜的腊八粥就呼之欲出了。
   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,要想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腊八粥,小孩子们还得上山完成捡一背柴禾的任务。
   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从小割猪草,打柴禾,干农活已经成了家常便饭,区区一背柴禾对小朋友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,大家一声呐喊,拿着竹笆,背上背兜,嘻嘻哈哈冲上山坡,三下五除二就弄好了一背柴禾。
   对一碗粥的向往,成了孩子们干活的动力。对外面世界的念念不忘,也成了孩子们奋发学习的动力。
   小时候家境不好,养的牲畜也时常害瘟,为了我的学习和生活,〞赊〝字成了一家人的生活常态。
   每年的腊月,父亲就开始计划卖鸡卖粮还一年欠下的外债,辛苦劳碌了一年的劳动成果,一夜之间就成了别人的囊中之物,不过父亲并不气馁,他说欠债还钱,相信来年会好起来的。
   这样的愿望,父亲从我上小学到高中,不知道许了多少遍,一直都没能够实现,还是我步入社会打工家里才开始有了转变。
   不管日子过得有多艰难,腊喝粥的习惯从来沒有中断过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梧桐沟童趣)
     有一年腊八节,大家刚坐上桌子准备喝粥,门口的阿黄突然凶狠的狂叫起来,父亲跑出去一看,原来是一个穿着破烂的年轻人蹲在门口瑟瑟发抖,看样子是个乞丐。
   他向父亲乞讨二元钱,父亲难为情的笑了笑,他告诉年轻人,自己也是穷人,经常为两块钱发愁。如果年轻人不嫌弃,欢迎进来喝碗腊八粥暖一下身子。
   年轻人也许真的饿了,没有丝毫的拒绝,径直上桌子,端起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!
   对于父亲的举动,全家人非常生气,怎么可以容留一个乞丐在家吃饭呢!在乡下,大家对年轻的乞丐是有戒心的,生怕遇到坏人。
   乞丐浑身脏兮兮的,散发着说不出的臭味,大家沒有了食欲,厌恶的看着乞丐,纷纷离开了桌子!
   只有父亲若无其事的陪着他,离开时,父亲还偷偷捧了一把花生给乞丐,这可是来年的花生种啊,平时父亲也舍不得吃的,因为这件事父亲沒少挨母亲的骂!
   父亲不敢言语,只是呵呵的笑着,他说能帮一个人度过难关是件功德无量的事。
   父亲的话沒有错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重走当年的山路)
    2010年,一个开着小车的中年人专程到我家感谢父亲当年的一饭之恩。
    对于这个太过于电影的桥段,全家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,只有父亲依旧呵呵的笑着,他不好意思的告诉中年人,当年自己确实没有钱,只能请他吃一碗腊八粥了。
   原来,中年人姓周,绵阳人!
   当年,由于太过自负,贩猪到简阳卖被歹人骗了,身无分文,只能靠乞讨为生。
   他说,如果没有父亲的那一碗腊八粥,后来会怎样真不好说!
   对于腊八粥这件旧事,父亲不愿多提,他说lia月lia月,日子就要lia起过,沒有什么困难克服不了的!
   是的,腊八粥熬的就是生活的甘甜,一分爱心,一分执著,一定会lia出一个好的未来!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上山打柴的村里孩子)
 

【作者巫昌友,四川简阳人】

点赞

  • 分享到
    谢谢您的阅读, 您是本文第 11952 个阅览者

网友回复

单张最大不超过1M!

    用户名: 密码:         注册新用户     找回密码